“奇葩说”辩手姜思达也做短视频了“大美玲”这次变身“透明人”

发布日期:2021-11-26 07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从前有一个小男孩,他一生下来,并没有啼哭,而是说了一句话:‘我以后要做短视频’。然后,20多年后,这个小男孩长大了,他去找了一个女人,她叫牟頔

  6月初公司团建时,姜思达用一个“故事”介绍了自己正在做的项目《透明人》。

  这是个自成一派的短视频采访节目,为姜思达量身打造。《奇葩说》里那个热切希望表达和展示自我的辩手“大美玲”,在《透明人》中成为了发问者和聆听者。

  7月25日中午,《透明人》第5期节目《网红工厂:这是比蓝翔更神奇的培训基地》上线。姜思达采访了网红工厂的老板,对网红的收入、“low 感”以及灰色地带等进行了一次直接的“窥探”。

  “思达去哪了?”喜欢《奇葩说》的观众们发现,今年年初的《奇葩大会》少了姜思达的身影,直到第四季《奇葩说》的第6期他才出现。

  姜思达后来回应,那段时间他在找一种平衡,而在找的过程中,他倾向于先按着不动。

  大部分人都是通过《奇葩说》这档节目认识姜思达的,不少人认为他是《奇葩说》里成长最快、进步最大的选手。

  其实,早在《奇葩说》之前,姜思达就是中国传媒大学的辩论队队长。2014年,他带领中国传媒大学闯入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的八强。

  《奇葩说》里,他是闪亮全场的“大美玲”,收获了大批粉丝;《奇葩说》外,他开了一个名为“思达帕特”的微信公众号,做他自己想做的事。

  “我就在想,这俩能不能结合到一起,写文章是一件很幕后的事,但大家还是想看到你的形象出来,于是就诞生了另一个形式——视频。”姜思达对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说。

  做一档短视频节目的念想,已经在姜思达心头萦绕许久。后来,这个念想变成了现实。

  那还是在过年期间,姜思达坐在老家附近的咖啡厅,点了杯拿铁,琢磨着究竟能拍点什么?

  想了一圈,“大美玲”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点:很多人都知道TFBOYS,也知道他们的粉丝很特别,但从来没有人采访过他们。“那这群人不是很值得看一看,了解了解吗?”

  由此展开,思路也越来越明朗。他发现绝大多数节目的采访对象都是名人,但在身边很多习以为常的事情中,有很多出其不意的东西——每个人都携带了一股能量。

  姜思达放弃了常见的30至60分钟的访谈节目形式,而是“固执”地走向了短视频。他承认这源自个人喜好,很个人化,但对内容生产者来说却很重要。

  做《透明人》前,姜思达也看了很多视频节目。如果是娱乐类或真人秀节目,趣味性比较大,故事情节也比较多,观众很容易从头看到尾。但访谈类节目相对枯燥,如果时间过长,即便干货满满,受众也很难看完。

  “现在短视频内容搞笑居多,科普也有一些,但好像还没有把采访这种比较沉的形式运用其中的,我算是在吃螃蟹的人。”对姜思达而言,这并非易事,不仅要从海量素材中挑出最重要的信息,还要保证问答逻辑顺畅,不扭曲受访者的意思。

  姜思达形容这是一群“喜欢胡闹,骨子善良,和他有着类似脾气的人”。从一些评论、转发中,他能很直观地感觉到这群人对很多话题感兴趣,想要去了解。“假如我发现我的关注者喜欢淘东西,我可能会去卖货;他们有求知欲,那我就做采访。”

  答案清晰后,姜思达抱着《透明人》的想法找到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牟頔。此前,两人已经频繁地碰过想法,计划做点好玩的事儿,没想到这一找,正好碰上了。

  今年3月,米未传媒成立新的子品牌逆溯文化,由姜思达担任CEO。4月,逆溯文化旗下的短视频采访节目《透明人》正式开拍。

  从一个人做微信公众号,到组建团队制作短视频节目,对姜思达而言,最大的挑战是更改以往“慵懒”的状态。

  以前做“思达帕特”,更像是“家庭作坊式的生产”,没有更新压力,完全按心情来,有时候连更几天,有时候可以一个月不更新。

  作为节目的统筹者,姜思达不能只沉浸在内容里,还要跳出来,考虑宣传、商务等诸多层面的东西。

  “我不会强调这期的播放量一定要比上一期高,因为它们各自有话题的特性。但是整体呈现的感觉,以及各方面的反馈,一定要是正向、稳定且好的。”姜思达很清楚,不是只做一两期很好的节目就够了,而是要长期持续做下去。

  某个话题大家有印象、感兴趣,但兴趣度还不足以到主动获取信息的程度,这时就需要有人帮忙打开这扇门,《透明人》便是开门人。

  以捐精为例,很多人都听过这个词,但很少有人清楚具体怎么回事。姜思达也是在采访时才知道,原来有的地方会放“小片”,有的地方则不会,放“小片”的都需要在公安局备案。

  节目的落脚点在“人”,但选题依旧以话题优先。先确定话题,再寻找合适的受访者。比如流量明星,《透明人》团队便采访了当红“小鲜肉”鹿晗的经纪人杨思维。

  “我们不会和对方沟通具体问题,那是在对台本,就没劲了。”姜思达介绍,录制节目前,团队会对受访者进行预采,有一定了解后再组织节目录制的具体内容。

  基本底线是不能哗众取宠,或是诱导受访者。在此之上,一切内容皆信息——不一定是一段很长的回话,或许只是一个眼神、嘴角一撇、关掉麦后的瘫坐等等。

  除了基本风格是“快的、时尚的、画面很好看的”外,《透明人》中还暗藏着许多团队的小心思。

  而姜思达每次棚拍的衣服,也是根据采访主题定的。采访网红工厂时,他的衣服上写着“淘宝爆款”,中间还有张尖下巴、大眼睛的网红脸卡通形象。“这些也不是有多大意义,但我就是觉得这样做好玩、有趣。”

  姜思达希望,《透明人》的每期节目都能趋近客观,不刻意追求,但也不能太拙劣地带着过多主观情绪。

  但采访者的态度和求知欲带动着节目的节奏,不能完全放弃主观。“能不能我们就新建一个词,叫采访需要‘主客观结合’,对吧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6月27日晚,《透明人》第一期节目《TFBOYS粉丝——7000万人口的狂热孤岛》上线。看着节目陆续登陆各大平台,团队难掩紧张,有点不敢相信这事儿就这么板上钉钉了。

  而一周前,为了试水观众反应,他们先上传了一期偏社会话题的内容——《捐精——我在小隔间里独自行善》。节目在各大社交平台引起讨论,“算是打出去了”。

  一方面,这期节目比较充分地体现了《透明人》的调性,用姜思达的话来说,“单拧出来放在哪都不丢人”;另一方面,他担心第一期节目主题如果偏娱乐,会让大家以为这是一档娱乐节目。

  此后,节目更新按部就班,周一发预告、周二放正片、周三发追报。预告被粉丝们调侃为“阅读理解题”,很少有人能准确猜到答案;追报则可以看作采访手记及节目背后的故事。

  继TFBOYS粉丝之后,鹿晗经纪人杨思维、王者荣耀职业战队QGhappy和AG超会玩、Sunshine组合、网红工厂老板等先后成为《透明人》的采访对象。

  明星、游戏、网红......观众开始疑惑,本以为是档关注社会话题的节目,怎么之后全在聊娱乐方面的话题?

  “前几期我们的确更多地选择了娱乐话题,但这与节目录制的节奏相关,别着急,后面几期又会不一样。”姜思达回应。

  做TFBOYS粉丝的那期节目时,姜思达十分担心,因为这个群体就像一个敏感词,一戳就爆。起初,姜思达和很多人一样,难以理解这个群体,但在节目中和3位TFBOYS的铁粉交流后,他发现这些人会很认真地分析这件事。

  在这期节目末尾,姜思达特意加了一段话,希望大家看完视频后能先静下来,如果能引起思考是最好,若是不能,他觉得是节目做得还不够好。

  已经上线的节目中,姜思达最喜欢的是采访Sunshine那期。单纯作为采访者,他和这3个女孩聊得很开心,“她们很可爱,多认识一个可爱的人你总归是高兴的”。他也一直很好奇,她们是怎么做到现在这样的,背后的团队又是怎样的。采访发现,这几个女孩的身上折射出了很多东西,比如00后的成名欲。

  除了选题外,正片与追报的搭配,也成为一大讨论点。有人认为正片太短了,不过瘾;也有人觉得看完追报后可以不用再看正片。

  其实,团队最初选择这个模式时,就考虑到有人偏向从文字获取信息,有人偏向从视频获取信息,所以决定尽可能提供更多的可选择模式。

  《透明人》选择在全渠道推广,姜思达不希望节目被局限在任何一个平台,而是被更多人看到。

  节目上线两期便获得企鹅号视频自媒体璞玉榜第一名,蝉联微博热播榜传播热度TOP1。第4期播出后,采访对象Sunshine登上微博热搜,而#透明人#微博线万。

  根据节目组提供的数据,截止目前,《透明人》5期节目(E00期未纳入统计)的全网播放量已达到6500万。

  比起播放量,姜思达更希望节目能够被更多人认可——真正讨论一些事情,而不是蹭热度和划水。

  现阶段,《透明人》尚未考虑商业部分,姜思达也不太想着急这件事。团队的主要精力都在内容制作上,当内容制作逐步流程化、规范化,全方位得分都很高时,《透明人》会有更多底气发展商业化。

  对姜思达而言,商业过早地介入到节目,一定会通过某种方式影响内容质量。“一直有客户找过来,但我们还是先把内容做好,然后再一起玩。”

  “《透明人》是我现在最想做、最有热情、离不开的一个东西。”姜思达觉得,这档节目不仅信息量密集、节奏高能,还在证明着“理想”本身,而其关注的话题,则是“习以为常中的出其不意”。

上一篇:姜思达恋爱了之前那个哭着说等待爱情的大美玲终于遇见了幸福!
下一篇:阿根廷进军卡塔尔世界杯!32强已定13
网站首页 | 教育新闻 | 大咖名流 | 热透新闻 | 科技前沿 | 星声星语 | 财经资讯 | 娱乐新闻 | 汽车资讯 | 法律在线 | 健康新闻

Power by DedeCms